《其实……教主和盟主的故事,我也知道些 》作者:教书先生【完结】

向下

《其实……教主和盟主的故事,我也知道些 》作者:教书先生【完结】

帖子 由 阿钙 于 周五 十一月 23, 2012 5:23 pm

    / \./ \/\_   本品由ThreeGR/圊阁苑【阿钙】为您提供
  __{^\_ _}_  ) }/^\    更多休闲尽请访问
 / /\_/^\._}_/ // / [只有版主有权查看本链接]
( (__{(@)}\__}.//_/__T___h______r_______e______e____
 \__/{/(_)\_} )\\ [只有版主有权查看本链接]-----
  (  (__)_)_/ )\ \>  附: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作品】
   \__/   \__/\/\/ 【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】
    \__,--'    
[只有版主有权查看本链接]
更优质的生活 更小资的情调 更轻松的论坛

从前有座山,山上有个教,教里有个出了名的魔头叫做我不邪。
一般江湖上的人,都尊敬地称呼他为魔教教主。

我不邪有个小小的愿望,从来都不曾和人说起,直到他扬名四海,威震八方。他才对着他所信任的右护法坦白了心迹。

那日,白雪皑皑。
我不邪身着淡黄色的长袍,负手站在降魔山的山头上,像足了白净纱布上的一点油腻。
他动了动头,耗了不少内力,才将长发在这无风的天气中甩得纷飞破散。
他面露悲哀地道,“小右,你可知我的心愿是什么?”
右护法站在他身后十米处,思索了会,谨慎地答,“莫不是去抢国库?我记得您上次带着众兄弟半夜去国库旅游的时候,对那堆东西很有好感……”
我不邪摇了摇头,轻轻叹了口气,“我又怎是那种贪恋金银的俗人?更何况,那堆东西我已经在慢慢偷运了,估计3年后就能运空。”
听到这话,右护法沉默了好一会。
其实他想就这么一直沉默下去直到日落西山,只是他敌不住我不邪的眼神攻势。
那眼神好像在说,“你怎么还不问我下一句,你再不问,我就把你从降魔山头上丢下去!”
右护法久久才动了动嘴皮子开口,“那教主,你的愿望是?”
“我~~”我不邪一直在等这句话,乃至于等到这句话的时候,有些个过度兴奋,音上去了两个调,有些个尖锐,连一旁的石头都抖了抖。
“啧啧……”他调节了下音调,用着悲戚连绵的语气说,“我……其实一直想当武林盟主。”

这话之后又是一阵沉默,依然是良久,右护法才开了口,“教主,正所谓一虎不能呆两个山头,若是你真这么干了,就是精分了……”
我不邪在听了这话后,身子抖了抖,像是寒风中哆嗦的枯叶,他开口问道,“那小右,我该如何是好?“
右护法思量了下,说,“有个简单的方法,你先退了魔教教主的位子,然后再去竞选武林盟主。”
“不行,我一走,你们一帮兄弟定会想我。”我不邪露出痛苦不忍的表情,“我怎能如此待你们!更何况教主这名字也好听,降魔山的伙食还好!”
右护法直视着他说,“教主你放心,你真要走,我们只会说四个字。”
“什么字?”
“好走,不送。”右护法语气沉稳。
我不邪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他不由捂紧了胸口,“兄弟待我如此,我怎能一走了之。也罢,即便武林盟主之位空缺十多年,无人能得,看着就像为吾准备的,我也就只能好好呆在这降魔山做我的魔教教主,忘却那不该有的小小夙愿。只可怜我天生丽质,犹如惊涛拍岸,终不能在正邪两道处外放光。所谓强扭的瓜不甜,除了我也大概无人能担当起武林盟主这个位置。为了不祸害他人,我只有在每年七月十四鬼门大开之时,血洗鬼门山,阻碍那一日武林盟主选拨的大赛来拯救无辜之人,避免他掉入此深渊。众降魔教的弟兄到时后一起上,杀得鬼门山鸡血不宁!”
“停!”一旁的右护法揉了揉眉心,他本想随我不邪唠叨下去,不理会,只是这话越说越不靠边了。
上面我不邪的话可以简单归纳为,他做不成武林盟主,就谁也别想做。
只是这事,他想去闹就闹,怎么也不该扯上教里的兄弟。
要知道教里的兄弟都是老识人,也都是忙人。
从上层阶级算起,四人长老,两男两女,成双成对,双双花甲。四人样子都和蔼,像是普通老头老太。
其中一对虽是用毒高手,但如今已致力于研制灭蟑螂药水的大计之中,早就不管人事。
另一对虽武功高强,但不用于武斗,只是收了一堆老年徒弟教教太极,强身健体。
总之,没人想跟着我不邪到处闹场。
我不邪听到那个停后就乖乖站着等右护法开口,一直都没等到回话,他不由皱眉,“小右,太阳要下山了,我还想早点回去去小左的太爷鸡呢!”
右护法拂了拂衣袖走到我不邪身边,问,“你真想既当教主又当盟主一统武林?”
我不邪灿烂一笑道,“小右,你果然有办法。”
右护法无奈地叹了口气,凑上嘴,在我不邪耳边耳语了一番,接着只见我不邪眼睛一亮,嘴角挂上了Y笑。
右护法说的主意,其实也没什么稀奇的。就是江湖上用烂了的套路——找一个人培养他去当武林盟主,然后用实力要挟他,让他听话。这样,明里头我不邪只是个教主,可实际上却是统领整个武林的大人物。
也不知我不邪到底对这个没创意的点子有多么满意,总之一整个晚上都在笑,包括叼着根鸡腿,牙缝里塞着根菜的时候。
左护法不明真相,疑惑地问右护法,“教主他是怎么了?被长老们下了‘笑笑粉’了?”
右护法摇了摇头,不支一声。
他心里头只想着一事,一件不能说的事。
其实这背后的盟主,说得好听点叫幕后黑手,说得难听点那就是管武林盟主的。
江湖上的武林盟主往往都是妻管严,所以这难听点的说法更进一步可以称呼为“武林盟主他夫人”。
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这个想法,千千万万不能被我不邪知道。

提到武林盟主,不得不提另外一件事。
武林盟主这个位置空缺是有原因的。
谁都知道,武林盟主不好当,能当好武林盟主的都是牛B中的牛B,小强中的小强。
而小强总会不由自主地集聚在一起。
也就是说,武林盟主总是姓李,上一任的武林盟主总会是这一任的武林盟主他爹。这个武林盟主的世家,还是代代单传,源源不断,生生不息。
这十几年中,武林盟主会空缺,就是因为这一代的李家出了个不孝子。
这个不孝子秉承非主流的精神,坚决不肯当武林盟主,而去当了个MB……
这个李姓人士当MB是有目的的,他想破解他家世代单传,并且都是武林盟主的魔咒,所以他选择了这个可以到处播种的职业。
可是在他的人生中,他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和他有过关系的女性怀孕,他不惊有些庆幸,莫不成因为他破坏了规矩,转了职,就再也不是一代单传了?
可另一方面,他又有些伤感,毕竟一代单传怎么都比断子绝孙好……

这些都是题外话。
正经话是,这个李姓MB,如今年纪已经40多了,怎么都不是培养成武林盟主的最好人选,所以我不邪要重新选一个人。
选一个大家都信服的人。
这是一件难事,他很头疼,一头疼,他就日日跑去右护法那哭诉。右护法实在忍受不了早上见到我不邪,中午见到我不邪,晚上上了床还能见到我不邪的状况。
于是他透露了一条消息。

其实这个当MB的李姓人士,还是没能破除魔咒,他有且只有一个儿子。
这是他当年与一个娇娇滴滴的小家碧玉所生。
这个小家碧玉的父亲得知了此事后大怒,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孙子的爹是个MB,所以这件事一直没传出去。
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他右护法就是知道了。

这个孩子如今芳龄十八,要临时抱佛脚学习武功还来得及。

哦,这里得说说这孩子的家庭状况,他的外公是以前的猪肉脯老板,他的娘是猪肉脯老板的老板娘,而他,是猪肉脯的掌柜……
我不邪与正人君相遇的那一刹那,天地都为之振精了。
从陪同我不邪过来抓人的右护法眼里,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。

三米开外,□□着上半身的正人君显得高大而又明亮。那古铜色油光光的皮肤在太阳底下一闪一闪,闪地人想自戳双目。
世界突然变得一片苍茫。
在苍茫的世界中,只有正人君和他手中的菜刀,以及他刀下的猪。
他杀猪的动作力道十足,干脆狠烈,剁下一块猪手后,绝不会有一点点骨头屑或肉屑飞溅,猪手也会准确地落到地上的大盆子里。
他眼神坚定不移,目光炯炯有神,仿佛其他的事物都不能进他的眼里。
附件
其实……教主和盟主的故事,我也知道些 by 说书先生.zip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。(15 Kb) 下载0次
avatar
阿钙
Admin

帖子数 : 88
功勋值(积分值) : 213
战斗值(威望值) : 0
注册日期 : 12-10-14

http://threegr.forumotion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