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在那漫长的岁月里》作者:米线君【完结】

向下

《在那漫长的岁月里》作者:米线君【完结】

帖子 由 阿钙 于 周五 十一月 23, 2012 5:18 pm

    / \./ \/\_   本品由ThreeGR/圊阁苑【阿钙】为您提供
  __{^\_ _}_  ) }/^\    更多休闲尽请访问
 / /\_/^\._}_/ // / [只有版主有权查看本链接]
( (__{(@)}\__}.//_/__T___h______r_______e______e____
 \__/{/(_)\_} )\\ [只有版主有权查看本链接]-----
  (  (__)_)_/ )\ \>  附: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及出版作品】
   \__/   \__/\/\/ 【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】
    \__,--'     [只有版主有权查看本链接]
更优质的生活 更小资的情调 更轻松的论坛


STORY1 衣不如新,人不如旧
那是一个精致的少年。他叫翎。羽毛的意思,翎。
明明瘦弱,却带着让人无可奈何的倔强。
他说,“我发现,我还是挺喜欢你的”。
我愣了,他这是怎么了?
兴许,他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吧。于是我回,“嗯,我也挺喜欢你的,呵呵。”
然后他咬着唇看我,脸上的表情倔强,又充满着受伤的悲哀。然后他笑了,摇着头笑,笑得很美。
他说,“听说你交了个女朋友。”
“嗯。”
“真好。”他歪着头,微眯着眼睛,带着浅浅的笑意道:“我……也想回到男友身边去了。”
“回去?你……决定和他和好了?”我无比惊讶。
那天阳光灿烂,以至于我看不清他背着光的脸。
这时,我们刚刚认识一个月。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他叫林枫,是一个很出色的人。无论是长相、才学、家世还是财产。
翎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,林枫正坐在广场上的长椅上。
他俊美,英挺,无论何时都是一个发光体,吸引所有人的视线。周围不知道已经有多少男男女女红着脸,在他身边一次又一次的“经过”。可是没人去搭讪,因为他似乎正在浅眠。那仿佛神袛一般的容颜,带着不可侵犯的尊贵气息。
翎沉默良久,走了过去。长长的黑风衣在身后画出流云般翻卷的线条。这一身黑的美丽少年,登时也收来芳心无数,可惜翎毫不理会。
翎直直的向着倚在长椅上的林枫走去,黑色的中长碎发在脑后飘扬。上午晴朗的阳光从林枫的方向射来,穿过半空阻拦的树林的间隙,斑斑驳驳地映在地上,映在林枫身上,映在翎苍白精致的脸上。眼光并不很强烈,但翎仍是难以忍受地眯了眯眼。
当翎站在林枫面前时,林枫睁开了眼。
林枫看见眼前的少年时,先是惊艳,随后又轻轻揪住了胸口的衣衫。心脏不知为何,跳动得战战兢兢,微微紧缩着,很苦涩。
不很难过的感觉,但一滴泪就这么顺着他的眼眶流出。林枫莫名其妙地擦眼泪,翎不动声色的盯着他,脸上的线条动都没动,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他们两相凝望,一个不知所谓,一个只是沉默。
终于,那个少年开口,“你叫什么?”
林枫道:“林枫。”
微风吹过,树叶哗啦啦的响着。
——像在唱着一首怀旧,孤独,而亘古的歌。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他们成了朋友。铁哥们,无话不说。
林枫也不知道,为什么他们会交好的如此之快。甚至于他知道,翎是个弯的,曾经爱一个男人,很爱很爱。可是后来,还是分手了。
林枫不在乎这些,反正他这个阶层,这种事多了去了。翎还是他的铁哥们,沉默,倔强,坚强,神出鬼没,带点淡淡柔和的铁哥们。
但是林枫怎么也想不到,在一天被自己半软半硬灌下几杯酒之后,那个苍白的少年软软的轻喘着酒气,带着酡红的脸,伏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呢喃道:“林枫……林枫……”
“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林枫愣了。是的,他把翎当铁哥们。
可是哥们是哥们,不代表他能把翎变成自己的情人。
他不爱翎,他有自己喜欢的女人,他对翎仅仅只是呵护、怜爱和兄弟之情。
翎的身体,很冷。
等到翎清醒了,他什么也没说,自己默默地从林枫怀里退回,轻轻垂下了头,长长的碎刘海柔柔抚下,轻遮了他精致的眉眼。
怀里空空荡荡的,林枫收回维持着姿势的手,整了整自己的衣衫,想着翎到底记不记得?不记得更好,要是记得,他是认真的吗?该怎么面对他?
翎的声音响起,平平淡淡,清清冷冷,和以前一样。“对不起。”
“没事……”林枫抿了抿薄唇,艰涩道:“我们还是兄弟。”
翎形状姣好的唇微微勾起。“可是,我是认真的。”他缓缓抬起头,一双灰色的眸子盯着自己,平时清冷的眼第一次迸出那么亮的光芒。“你还能爱我一次吗?”
“我……”林枫手足无措,没有听出翎话中的不对劲——【还】能爱我一次吗。怎么办?怎么办啊啊啊!他只把翎当哥们,从没哪方面的想法啊!就算自己游戏花丛,但……这种对付【对自己告白的铁哥们】这种桥段他怎么可能面对过!
等等……
“你……”林枫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,“你不是有喜欢的人吗?”
“嗯。”翎依旧盯着林枫,眼里的光却在慢慢的黯淡下来。
“呃……我是想说,那个。”林枫镇静下来,真诚地看着翎,道:“有句话是这么说的——”
“衣不如新,人不如旧。”
翎笑了起来,别过头去,双眸依旧雾蒙蒙的。
“嗯,”他的声音带着低沉的笑意和悲伤,“你说得对。”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今天,林枫结婚了。
新娘是一个上流社会中出名的美人,两人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定终身。
林枫真的很爱他的爱人,那个娇弱的美人。
心底里,他总觉得有一种亏欠。
对自己的爱人,一种亏欠。
总也要不够,总还想要更多,总觉得自己的妻子会像梦境一样消失。
即使他们现在手牵着手,走在婚礼的红地毯上,他还是觉得自己身处梦中,没有真实感。
几天前,翎失踪了。他说要回到自己爱人身边,就消失了。
当然,林枫相信他不会出事的。翎是个聪明绝顶,又有一定手段的人。况且他也已经说了自己要去干什么。想必,他现在正和他的爱人和好,然后相拥而笑。
自己也已经得到幸福了。他扭头,看着自己美丽的妻子,他身着婚纱,千娇百媚的妻子也微红着脸看他。
外面夜幕笼罩,繁星满天。婚礼所在酒店50米外的跨江大桥上,一个黑衣少年在高高的桥索上站起身。身后长长的黑衣流云般翻卷。
站在如此之高,如此之危险的地方,他却一脸坦然。
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浅灰色的眸子没有任何焦距。黑色的中长发肆意飞扬,在高空的强风力下拍打着他的面颊。
林枫拿起戒指,准备为自己的妻子亲手戴上时,突然感觉不大对劲。
眼泪像断了线一样,不断地从他眼眶中跳脱。
他并不难过,只是心底有个地方空空荡荡的。但是,眼泪就是不听他的使唤,不断落下,止也止不住。
翎抿着唇,沿着桥索如履平地般向上走。狂乱的风仿佛下一秒就能将瘦弱的他高高抛下。可他还在步伐坚定的走着。然后,他轻张开嘴,吟唱着一首优美,低沉的歌。周围的一切喧嚣,仿佛都远去了。光怪陆离的世界在他身上投下斑驳的光影,万家窗口透出的温暖的柔光,也只能使翎更冷。车子从他脚下飞驰而过,风将他紧紧包围,只有四周高楼、桥梁上的灯在他脸上一轮轮映过。一切声音都远去了,耳边,似乎只有自己轻柔的歌。
千百年前,也是这样一个安静的晚上,他躺在一个叫林枫的男子怀里,两人相视而笑,共同唱着这首他们一起创作的歌。
那时,翎是一个妖魔,林枫是一个人类。可是他们还是相爱了。
最后翎被罚囚禁千年,林枫被判魂飞魄散。人魔殊途,可他们相爱了,那便是罪。
翎在林枫灰飞烟灭之前的最后一刻,拼尽全力护得他魂魄周全得以轮回。但是,林枫爱他的感情和记忆,再不会回来——作为保他魂魄的交换。
犹记得当年树影婆娑,他们两两相望,倾诉衷肠。
翎说,妖魔没有眼泪,所以,我永远也没有办法为你而流泪。
林枫当时温柔一笑道:无妨。既然你没有眼泪,那么当你悲伤的时候,我来替你流泪。
我来替你流泪。
千百年去,沧海桑田。爱已不在,誓言犹存。
林枫捂住自己的脸,眼泪从指缝中不断滑下。
翎唱着歌,迈着步,双眼毫无焦距,但一点湿意都无。
你还能爱我一次吗?
衣不如新,人不如旧。


STORY2 阿尔芙尼亚,繁华落尽的春天
阿尔芙尼亚,一个安静的小镇。
等到春天,这里便开遍了花。
粉蓝,粉红,浅紫,金黄……深深浅浅,零零碎碎的花在平原上延绵不尽,中间点缀着些许精致的两层小楼,人们微笑着在花丛间的小路上来往,总是有风,刮起很多花瓣和花香,一切都是温柔的,安静的,这便是阿尔芙尼亚了。
“謬斯?謬斯!”一个胖胖的女人叫喊着冲了出来,圆圆的脸上满是焦急。“哎,要吃饭了,这孩子又去哪里了?自从那个人失踪之后,他就一直这个样子……动不动就跑没影自己去伤心……唉……”
我站在她身后,淡淡地想,他应该在那个地方吧。
于是我晃悠悠地飘上天,飘去了不远处一个小山丘上。是的,你没有听错,就是飘。事实上,我应该是人们所说的鬼魂之类的东西……反正正常人是看不到我的,他们也感觉不到我,我也触碰不到他们……我淡漠的看着一切,反正鬼魂没有感情。
但是謬斯例外,我总是在意他。我的目光不知为何总停留在这个沉默而俊美的年轻人身上。
山丘上开满了浅蓝色的花,一团团,一簇簇,在微风中摇摆着,发出细微的声响。
中间,一颗大大的榕树安静地矗立着。不知道它从哪一年开始落地生根,反正听小镇里的人说它已经很老很老。
而我,似乎也很老很老了罢,逝去了所有***。看见这样的美景,我也只看见树下的謬斯。他似乎在浅眠,脸上带着些许恍惚而幸福的笑容。他应该是梦见了记忆中的爱人吧,我想。
榕树高高的树上,硕大的树冠在风中和着漫山遍野的花轻轻摇晃着,哼着一首温柔的歌。只献给謬斯的歌。哦,几年前,也同样献给謬斯那美丽的爱人。
我飘到他身边坐下,平静而淡漠地看着他。这张脸我看过很久,我好像从很久之前就这样看着他了,看着他被爱人的失踪打击到一蹶不振,看着他痛彻心扉,看着他一天天变得沉默而痛苦,一直静静地看着他。
他醒了。长长而卷翘的睫毛先是微微颤抖,然后如同蝶翼舒展一样缓缓张开,露出一双璀璨而充满泪水的眼。
他原本英俊的脸早已变得憔悴,嘴在梦醒之后也像以前一样紧紧地抿着,抿成满是苦涩的线条。他皱起了眉,看起来这个梦没有一个好的结局。
“他叫繁净……繁华的繁,干净的净……”謬斯又开始喃喃自语,似是说给自己听,又似是感到了我的存在。
“他是个温柔的人,温柔的让人心生疼爱,让人恨不得时时看着他,护着他,疼着他……可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人,怎么忍心……”他说着,眼泪又开始顺着脸庞滑下。我伸出手想要为他抹去,可我的手穿过了他的泪滴。我挑了挑眉,又缩了回来。
“他说,等到花都落尽了,他就回来了……”謬斯把脸埋进双手里,两肩微微抖动,似是伤心到了极点:“他怎么能骗我……怎么能……我们明明那么相爱的……”
我依旧淡漠地看着他,安静地倾听他们的故事。
风渐渐大了起来,榕树嫩绿的叶子晃晃悠悠的和着漫天飞舞的淡蓝花瓣飘落,像是一场令人心碎的美梦。几片花瓣轻盈地落在他的发梢上,随着他些微颤抖而轻轻晃动洒落。
他似乎渐渐平静了些,只是声音更痛苦。
“繁净,繁净……一年一年的秋天繁花落尽,你也没有回来……”他哽咽着道,轻拈起一片飘落睫稍的花瓣苦笑。“你看,你最喜欢的花开了,又是一年春天……”
“离秋天还有很远……什么时候花才会落了呢……?”
“花落了,你会回来吗?”
“繁净,你究竟去了哪里……求求你,回来吧……”说着,又有一颗颗的泪珠从他眼眶中滚落。
“我快要死掉了。”
“你不在,我活着又是做什么呢……小镇里的人都在等着你呢,大家那么疼爱你,你怎么舍得一去不返……”
“他们都说你死了,你没有死对不对?你会回来见我的对不对……”
不知道在询问谁,所以我没有回答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,我还不了他一个活生生的爱人,更不能完成他的心愿。
这年春末,他死了。在痛苦中病死了。
“花还没落呢……”死去之前,他气若游丝地道:“花怎么还没落呢……?落吧,落了他就回来了……”
我飘在他的身旁,伸出手想握住他张开的五指,却直直穿了过去。
我看看自己的手,觉得有点……说不清的感觉,似乎是难过,似乎是别的什么。不过这都不重要了,鬼是没有感情的,如果不是因为遇见他,我也不会因为这一点牵挂而留在这里。
我看着他眼里的光芒一点点黯淡下去,终是在胸口结印念了一个咒。
窗外漫山遍野的花突然间全部凋谢了,风卷过,顿时掉落的花瓣飞满了整个天空,好像书上北方冬天的大雪。
他眼中的光芒突然骤亮,这使得他嘴角勾起了一个微笑。拼尽最后一点力气,他断断续续地说:“花……落了……你会回来吗……”
然后,他闭上了眼,再也没有睁开。
窗外的花在风逝后纷纷落下,铺得一地繁华。这年春天,阿尔芙尼亚的花突然全部凋谢,这奇异的现象很快引来了大批大批的人。人们惊艳,赞叹,然后打着“开发”的旗号入住这个原本安静的小镇。
我不管他们,依旧在每年春天利用鬼魂的生命力去催动咒法。
他死了,可我还“活”着。我坐在高大的榕树上,和着漫天飞舞的浅蓝花瓣,守着一年又一年。
等我终于在景过境迁,沧海桑田中耗尽气力,将要消失的又一个春天里,我依旧坐在榕树更加粗大的枝桠上,漠然遥望变成都市,变得喧闹的阿尔芙尼亚,和落尽的繁花。
当又一片浅蓝色花瓣穿过我的身体飘落时,我缓缓阖上了眼,平静地迎来消逝。
纷纷扬扬的华旋转,飘落,仿佛在祭奠我们的爱情。
阿尔芙尼亚,这大概是最后一个繁花落尽的春天了罢。
我叫繁净,繁华的繁,干净的净。
花落了,我回来了。
附件
《在那漫长的岁月里》by米线君.zip 您无权下载这里的附件。(12 Kb) 下载0次
avatar
阿钙
Admin

帖子数 : 88
功勋值(积分值) : 213
战斗值(威望值) : 0
注册日期 : 12-10-14

http://threegr.luntan9.com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